中国的经济能量与其不和谐的环境决定了中国政权崩溃  

 

普世价值观缘于离子共价论。事物存在于其能量与环境的和谐势能:

 

势能IC = 动能Z* / 环境r

 

普世价值IC =人本 动能Z* / 民主宪政环境r

 

非普世价值IC =诈骗人本 动能Z* / 极权关系环境r

 

 

犹如氢原子图显示,当电子临近原子核时,其离子性动能增加,趋向正无穷,为了补偿总能量常数,其势能趋向负无穷,从而达到一种定域共价的稳定平衡和谐状态(PE/KE=-2范围)。这种和谐状态为离子共价性,它具有自然存在的普世价值IC

         非普世价值的离子性动能Z*的本质是欺骗和抢劫与其极权关系环境r是非和谐的,它不能达成定域共价的稳定存在,而趋向于毁灭(势能趋向负无穷大,动能趋向正无穷大,如图上部箭头所示;或势能动能均趋向于零,图下部箭头所示)。

   

          六四共产党抢夺分配本国人民的动能Z*不能和谐于一种定域共价的稳定状态而趋向于零;极权关系环境r增大趋向于零,从而造成了离子共价势能 IC 的溃败为零(图下部箭头所示),导致苏联的解体和中国“四人帮”政权丧失:

 

马克思主义价值IC = 抢夺分配Z*/ 极权关系r

 

         在“六四”之后,共产党引进并剽窃外国资本主义经济,贪婪盗窃垄断资本动能Z*万倍趋向正无穷;权贵内斗环境r导致金融外流,银行空虚。趋向负无穷,造成离子共价势能 IC 的膨胀崩溃(图上部箭头所示),终究政权丧失

 

 

中国共产资本价值IC = 盗窃垄断Z* / 极权内斗环境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