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离子共价论》

张永和

美国惠林研究院    

    爱情熟知我们每个人,但我们对爱情茫然。在人类历史上爱情一直是一个谜。

    相传清朝的采蘅子在《虫鸣漫录》里记载了一件事 [1],听起来不堪入耳,却属实情。说的是河南有个大户人家的仆人辞职不干了,问其原因,说是主人家有件差事做不来。问何差事?说是每晚上有一个老妇领他进入一间内室,内室床上用垂帐遮蔽,有一女人的下体伸出帐外,老妇要他与之性交,事后予以颇丰报酬。仆人当差数日,始终看不到女人的颜面,终于支持不了而辞职不干了。

 这虽是一桩丑闻,但隐藏着爱情的谜团。至今尚无一个所以然地解释。作家阿城只解释说:“这个仆人是熟食的,不是关了灯都一样嘛,他就是不打生食的工,钱多也不打。究竟垂帐内隐藏了什么魔力?

   历史上,科学与爱情牛头不对马嘴。爱情只和艺术有缘 音乐、美术、文学、诗歌、雕刻、舞蹈。艺术对爱情进行了浪漫的喜剧性的扩张和残酷的悲剧性的极致的描述。化学、生物学、心理学、哲学对爱情也只是孤立学科的探讨。然而爱情是一门横跨一切领域的交叉学科。交叉科学与爱情关联,揭开爱情的深渊秘密是本文的目的。

 

爱情的《离子共价论》

 

 《离子共价论》出自微观的实验和数学演绎,又关联于宏观的普世万象归纳[2]。按照《离子共价论》:事物皆为离子共价性的潜在。这个潜在(IC)是离子性动能(Z*)与共价性环境(r)的和谐(/):

 

IC = Z* / r 

 

潜在:是一种势能IC,是其动能Z* 因处于特定的环境位置r而具有的引力;

离子性:是动能Z*(电离能,激化能或活化能),是事物的潜意识的本能;

共价性:是事物与环境的共享位置r 。因此,

 

离子共价性 (势能IC) = 离子性(事物动能Z* /  共价性(事物与环境的共享位置r

 

        我们在《离子共价论心理学》中总结出[3]:无意识、本能、以及本能冲动、刺激、自我和基因属于离子功能,有意识、经验、社会化、超越自我和环境属于共价功能。弗洛伊德的把人视为一个浮动在人类精神的有意识与无意识精神之间的封闭系统能量是 IC-潜能: 

 

I (无意识、本能、本能冲动、刺激、自我和基因) C (有意识、经验、社会化、超越自我和环境)

= I (Iz) C (n*rc-1) = E* / r

 

由此,荷尔蒙引起的性行为是生物的无意识或潜意识的性本能,心理环境引发的爱欲是有意识的,而爱情则是离子共价性和谐的潜在。    

        我们定义:爱情(IC)是性本能(Z*)与心理共享环境(r)的和谐 (/)

 

爱情 = 性本能 / 心理环境

 

有趣的是,在中文的“爱”,它的离子共价性的含义很明显。因为离子性是具有激化动能的爱,共价性是具有心理环境的情,即爱情为爱与情的和谐:

 

爱情 =  / 

      

        爱是离子性的,情是共价性的。因为事物的离子性是各向同性的非定域性键合,而共价性则是定域性的共享键合 [2],爱和情是两码事。

       没有情的爱只是一种肉体的化学反应而没有精神的感情和谐,男人只是受激素的离子动能的驱使释放其潜能。妇女只顾及到自身和婴儿的安全。男人完全可以进行毫不顾及情感约束的性交。这就是为什么妓女一直存在的原因。

    因此,有爱并不一定有爱情。相当多的人中爱情永远是不能满足的抽象。爱是对异性的吸引力,情是异性间的环境距离。由上述模式可知,爱的吸引力  E* 越强,情的距离  r 越近,爱情 IC    越深,反之亦然。然而,科学上则有一个理想的和谐距离存在,这就是著名的波尔半径。相当多的人中爱与情达到了和谐,犹如氢原子中电子在波尔半径内跳舞 [3,4]

   《虫鸣漫录》中仆人只有离子性的荷尔蒙能量的发泄的爱而没有共价性和谐的情,就不是爱情。仆人的所为违反了离子共价论:事物皆依离子共价势而存在。为了维持体系能量的平衡,动能的消耗必须通过共价和谐的势能补偿。仆人的荷尔蒙能量消耗无法获得与女主人 (下体伸在帐外的女人)感和谐 所获得的势能补偿而崩溃了。原来,那隐藏在垂帘后的魔力就是离子共价性! 

 

 

参考文献

[1] 采蘅子,《虫鸣漫录》,二卷,1877年申报馆铅印本。现有《笔记小说大观》影印本,收于第22册。

[2]  Zhang, Y. Ionocovalency and Applications 1. Ionocovalency Model and Orbital Hybrid Scales.  Int. J. Mol. Sci. 2010, 11, 4381-4406. IC-Model Full-Text

[3]  Zhang, Y. 离子共价论 , J. Am. huilin. Ins. 2011, 5 (B), 1-9

[4]  Zhang, Y. "我爱你,你是能量,我是环境" J. Am. Huilin Ins. 2014, September 14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