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的两位良心

张永和
美国惠林研究院

我们深切地缅怀那位不怕炸油锅,为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建立理论基础,为千万人伸冤理枉而却遭落井下石衔冤负屈而死的胡耀邦。我们也深切地缅怀那位自身冤狱16年,为抵制“反自由化”扩大化而免于陷入二次“文革”,为拯救胡耀邦而对那些恩将仇报落井下石者们忍无可忍而拍案而起的习仲勋。胡耀邦和习仲勋在海外被荣称为中国共产党的良心。

 

 

前政治局常委胡启立,在回忆文章中说:“他(胡耀邦)在各种场合反覆讲,上樑不正下樑歪,反腐败就要从中央抓起,就要从自己抓起,从高干和高干子弟抓起。”正因为他真的想从高干及高干子弟开始去反腐,结果成为众矢之的。

 

胡启立在文章中又说:“贪污腐败、以权谋私能否制止,是关係到党的生死存亡的大事……‘启立你一定要记住,任何时候、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共产党人决不可以鱼肉人民啊!’”这就是胡耀邦。


不过,在官场“逆向淘汰机制”下,好官难做,因为好官会威胁贪官、庸官,不乾不淨的人会千方百计将他拉下马,以免死在他的反腐利剑之下。胡耀邦正是这个“逆向淘汰机制”牺牲品。


1986
年底,安徽学潮蔓延至北京等地,学生要求民主对话。事件成为胡耀邦“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的罪证。翌年初,他在党内生活会中,遭中共元老围攻,要他辞职。某某某说:“胡耀邦整天到处乱跑……这不叫指导工作,而是游山玩水,哗众取宠。”“左王”某某某更发言5小时批胡。习仲勋忍无可忍,拍桉而起:“这不是重演‘逼宫’吗?……生活会上不能讨论党的总书记的去留问题!”一个“冤”字力比千钧


会后,胡耀邦坐在台阶上大哭,回家对夫人李昭说:“我没有错,顾全大局,我只能辞职。”
    
胡耀邦这段被“逼宫”故事广为流传,获得更多人同情。此后,胡变得鬱鬱寡欢。


1989年4月15,被罢黜1
年多的胡耀邦溘然而逝,享年73岁。消息传到大学校园,北大、清华、上海复旦等,立即挂满輓联,一个“冤”字力比千钧,愤懑之情唤起无数学生及知识分子良知,要求公正评价胡、让学生公开悼念的呼声,成为当时学运的原始动力。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